网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桥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水河南考古意外发现焦作宋代运煤驿站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20:35 阅读: 来源:网桥厂家

对于焦作来说,南水北调有着特别的意义:该市是中线工程唯一穿城而过的城市。

焦作人找到了改善城市生态环境的机遇。干渠中心城区段两侧,分别建设100米绿化带,及35米宽滨河道路;绿化带中,点缀琴棋文化园、市民广场区、山阳遗址主题公园等,形成一条亮丽秀美、文化蕴集的风景线。如此,南水北调为焦作市区增加50多万平方米的水域和180余万平方米的绿地,令人羡慕。

复建于修武县圆融寺的焦作明清古建筑

为配合南水北调进行的考古发掘,也给焦作带来一些惊喜,位于城区东部的苏蔺村北,考古队意外发现一处宋代运煤驿站,让这座因煤而兴的城市有了找到根脉的感觉。

但水渠穿城而过,意味着王兰广故居、张家祠堂等明清古建必须拆迁,这些建筑建造精美,年代久远,蕴含着地域历史记忆,在现代化的城市中更有其独特风韵。如果不得不拆,那它们能得到妥善的安排吗?这个问题曾引起很多焦作人的关注。

时至今日,问题已经有了答案。我们寻访复建的古建筑群,感觉它们“得其所哉”。

41座灶扎堆古道边

苏蔺遗址位于山阳城之东。因汉献帝闻名天下的山阳城,如今是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南水北调干渠特意绕故城而过,这才占压了苏蔺遗址。

据焦作市文物局长邢心田介绍,按照事先掌握的情况,苏蔺村北这片土地下有汉代墓葬,因此定为发掘点。但发掘过程中,考古队却意外发现了丰富的宋代遗存。

2006年5月,焦作市文物工作队进驻苏蔺墓区,启动考古勘探和发掘。汉代墓葬的发掘令人有些失望,四座汉墓中,三座遭到严重破坏,没有发现任何文物,只有四号墓保存尚好,出土文物却很少。但考古队很快发现了令人兴奋的东西:古道路,覆盖着厚厚煤灰的宋代古路!

古道路共有四条,两条主道,两条辅道。西边的主道被确定为重点,发掘了90米。这路北高南低,北边距今地表半米多,南边距今地表1米多,宽两三米不等,路面上覆盖着2—10厘米的煤灰层。东边主道发掘了一个探方,其走向、宽窄、路面上覆盖的煤灰层厚度,以及车辙宽度等,均与西边主道相同,由此推断为同时期的上下行线。

更令人兴奋的遗存,出现在西边主道的路旁,也就是古道与山阳城之间。考古队发掘出3个煤堆,4处踩踏面,以及41座灶。

那些灶并不相同,有几座无操作坑,仅火膛,呈圆形;大部分由操作坑、火门、火膛三部分组成,火膛呈圆形,操作坑呈长方形。

还有一些双联灶:一个操作坑,两个火膛,由火道相连。这么多灶集中在一起,这样的遗存在焦作一带尚属首次发现,全省范围内也不多见。

41座灶扎堆,如此密集,显然不是一般居民。而这些灶又紧挨古道路,灶群南边出现踩踏面4处约160平方米,附近还出土了大量汲水器、砂锅、瓷碗等残片。考古人员由此推断,这里是为煤炭运输人员提供就餐、休息的场所。

进一步的考古发掘显示,这些古道路的形成应晚于战国,废弃于宋金时期。按照文献记载,山阳城始建于战国,废弃于北齐,考古人员由此推断,这条路的形成可能与山阳城同时或稍晚。

苏蔺宋代遗存的发现,对了解宋代焦作煤的使用及运输史,提供了实物资料,具有独特的价值。

无独有偶,在位于苏蔺村西南的恩村,本来奔着墓葬去的考古队,也发现了宋代的道路。这是条东西路,明显比苏蔺的路“高大上”,路面宽约20米,路基厚0.9米,经过夯筑,夯层平整,路面坚硬,但也留有很多车辙印、马蹄印和人的脚印。

从出土遗物分析,这条路应始建于宋金时期,经过多次维修,至清代废弃。从其宽度和建筑结果看,应该是国家政权修建的“国道”,有专门管理机构、专人维护。是焦作连接开封、洛阳的主要交通干道。

但在这条“高大上”的路上,考古队也发现了四处洒落的煤灰,看样子,当时“国道”也承担了焦煤外运的重任。

明清古建集体搬家

按照南水北调规划,焦作市一些明清古建处于干渠线路内,综合考虑各种因素,避无可避,势必需要拆迁。

这些古建中,最著名的是王兰广故居和张氏祠堂。张氏曾是这一带的大家族,而王兰广更是当时有传奇色彩的名人。他自幼家贫,靠族人资助,才得苦读不辍。道光十八年(1838年)以拔贡身份参加朝廷考试,以知县录用,先后出任安平、长垣、天津知县,冀州、定州知州,广平府同知等职。他的一些故事在焦作、修武民间广为流传:黄河决堤豫东,王兰广亲自带人在大水中救助数万灾民脱困;在天津任知县时,王兰广力除津门宜兴埠大恶霸温毓善。

王兰广故居四进院落、整体建筑有花园、马房、书房、正房、厢房、配楼等,保存较好,有重要价值。

经报请上级文物部门,焦作市获得了异地复建的资金,古建筑拆迁工作得以于2009年启动。

据邢心田先生介绍,古建筑的拆迁复建是件复杂细致的工作。他们先除去门窗、隔扇、楼梯等能集中反映古代民居特色的部位,将其一一编号。第二步是拆除房屋梁架,同样进行编号,写清楚原来所处位置,这样复建时才不会被弄迷糊。随后拆除砖瓦,这活儿也不简单,不能像一般拆迁那样动用机械,甚至不能用大锤,以避免房屋主要部件受损。

焦作市原本要复建于城区南水北调纪念园,后经综合考虑各种因素,这些古建筑被复建于修武县圆融寺。

古建都是卯榫结构,复建起来有一定难度,但所幸这批古建所用木料仍十分结实、耐用,令人不敢相信它们已使用100多年。

在修武圆融寺外,我们走进了复建完毕的王兰广故居、张家祠堂。这些古建筑主要使用原来的材料,只做必要的补配,所以基本保留了原貌。如果古建筑有灵性,它们也会感到奇妙:仿佛做了一场大梦,飞到了数十里外一个陌生的地方!

走进这几座院落,我们马上感觉到中国古建特有的魅力:让人气定神闲。院子围墙内侧镶嵌的许多石刻,内容丰富多彩,刻工精致而气韵生动,纵使老摄影闫化庄见多识广,也瞬间被震撼了,只见他啥也顾不上了,端着相机一通拍照,一个都没放过。

圆融寺停车场旁,仍堆放着一些古代砖瓦和木构件,上面拆迁时的标号清晰可见。更多的古建筑有待被复建。

变速自行车货源

观赏鱼养殖图片

植入性人工器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