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田水利呼唤制度创新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1:19 阅读: 来源:网桥厂家

叩问农田水利“微循环”——新管理:农田水利呼唤制度创新

农田水利既要建好,也要管好。相对于建设而言,农田水利的管理、维护和运行更是长期而持久的工作。半月谈记者多地调研发现,农田水利管护受到的关注和重视仍然不够,重建设、轻管理的思维惯性仍然存在。农民和水利工作者建议,应尽快建立长效机制,保障农田水利持久正常运转。

管护困境

地处河南西部偃师的山化乡石家庄村,伊洛河穿村而过、水源充足。村主任石延卿告诉记者,全村原有两个修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提水泵站,由于缺少资金,泵站无人维护,沟渠老化严重,可灌溉面积已经大大萎缩。这让村民在2010年的大旱面前吃尽苦头。

在该村西提水泵站,记者看到,设计的两组四级提水泵和提水管只剩下了一组,目前只有一级和二级提水渠的一部分还能正常使用。虽然抗旱时村里出工刚刚维护过,但土渠内仍布满杂草和渠道坍塌散落的砖块、土块。

石延卿说:“西提水站设计灌溉面积是3000亩,现在最多能浇2000亩,而东提水站的可灌面积只剩下100多亩,抗旱时地面高的水上不去,地面低的大水漫灌。”

河南省伊川县瑶底村水利管理员申北法说:“我一个月只拿300元补助,全村2公里水渠、8座农用桥梁和所有农田道路的维护全靠我一个人。常年没有投入,造成全村6000亩地能浇的仅有一半。”

安徽省同样如此。蚌埠市五河县新集乡三岔村村民告诉记者,因为没有专人管护和经费投入,当年村集体修建的泵站设备有的老化废弃了,有的则被偷盗了。遇上今年罕见大旱,村里人只能从外面请临时泵站帮忙,每亩地抗旱成本贵了十几元。一些农民不愿多付这笔钱,一等再等“老天”降雨,结果延误了麦苗生长期,抗旱效果大打折扣。

五河县水务局局长徐建介绍,全县220多座村级泵站80%以上老化、失修,甚至弃之不用了。一个村级泵站守护人一年只能拿到几百元至千元左右的工资,充其量保证设备不丢失。有些村庄干脆就没人愿意干这个活。遇上防汛抗旱紧急情况,找不着专人、设备又无法正常运行,有时真让人急得跺脚。

安徽省水利工作一直较好的颍上县同样也面临困难。记者在宋湖村宋湖泵站看到,这座1980年建成的泵站房子已经开裂,濒临倒塌,大门用两根木棍支撑着。因为无人看管,遇上灌溉、排涝临时装上变压器抽水,不用时再把变压器取下来,放在村干部家。

延安订做西装

德州定制西装

林州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