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神殇作者沐容嫣[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3:53 阅读: 来源:网桥厂家

津北高中一年一度的春游活动日当当当……拉开了神圣的序幕!

由于晚上熬夜看柯南特别加长版,一时睡过了头。等我心急火燎地赶到渡口,那只贴有津北高中春游号的大游船已经呜呜呜拉响了汽笛。想也没想就一个跃步朝渐渐开始回收的跳板上冲去……咚!一朵巨大的水花溅起来。我,光荣地,掉入江水里。冰冷的水一下子淹没了我,我下意识地抓住挂在颈上的蓝石,准备顺利浮出水面……可蓝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发出耀眼的光泽,我的身体往水深处掉落。我不由惊慌起来,只听到水面上有嘈杂的声音……

“老师,有人跳水啦,好像是二年级三班的南小轻……”

“停船,停船,会水的都下去救她……”

睁开眼,我发现自己正飘浮在一片汪洋中。海水蓝得耀眼,无边无际,我掐一下自己,疼!没死?不可能,我根本不会游泳,掉入深水,淹死无疑,怎么会安然无恙地浮在水面上?

头顶一片阴云遮过……不,好大一朵长得像帅男的云……不,超放大版的帅男形象!

“回来了?”

啥?云会说话?并且他说的话好像不是国语,但我却能听得懂?!

“妖怪啊——”我一张口,居然也是跟他一样的语言,我蒙了!他嘴角稍稍上勾,眼里抹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在渡引河呆久了不好,上来吧。”说罢,他伸出一只“摩天巨爪”——我脑海里浮现出奥特曼里怪兽的模样……哆嗦。

怪兽男把我从水里捞起来,我迎面看向他。MY GOD!绝对的极品帅男!眼睛是纯正的茶咖啡色,透着清亮又魅惑的光泽,细眯时有股慵懒高雅的气息,凌厉时又夹带着睥倪天下的气魄;冷漠的嘴唇,雕塑一般尖削的脸庞,黑色的长发流倾着他的身上,像霜夜里的寒星,泛着冰寒幽深的危险气息……酷、酷毙了。等下,这张脸好熟悉……刚刚出现在天空中的那张巨大到直逼怪兽的帅男脸好像就是他……

他对我动了动食指,一股强大的牵引力就把我提升起来,只觉得一阵腾云驾雾后,我们来到一座宫殿,“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记起来了吗?”

什么地方?我摇头。

“这里是九神o之一冰焰宫,你前世是这座宫殿的神侍,因为犯了错被贬入凡间,现在罪满回归,以后继续做你的神侍吧!”他双手抱胸,身体慵懒地靠在暗金色的柱子上,欣赏着我满脸云雾的表情。

九神o?传说西腊神话中有九神o,九神包括主神拉,风神休,雨水之神泰芙努特,大地之神盖布,天空之神努特,冥王欧西里斯,死者的守护神艾西斯,力量之神塞特,死者的守护神奈芙蒂斯……玩笑开大了吧?“你谁……”混乱中,我结结巴巴地问。

“我是这座宫殿的主人,塞特。”他帅得不分国界的脸上笑意越来越深。

一时之间我怔在原地,消化不了这些事情,给我三分钟的时间,整理一下,我得到了以下结论:

我伟大的穿越了!

并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穿到了神界!

并且还光荣地成为了一名神的侍女。

OVER。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抱着即来之则安之的乐观心态,我很快接受了穿越神界的事实。塞特一定是最好主子之一,除了每天让我必须喝记忆之水外,从来不干涉我的行踪,也从来不让我干活,还专门安排了一个神侍给我当导游到处参观,神仙这份职业果然是天底下最无忧无虑的。几日下来,我就掌握了一些神界的八卦新闻,比如冥王欧里西斯大人和塞特大人不仅是最帅的神,还是能力最强的神,据说百分之九十的神侍女们都是他们俩的暗恋者。

渐渐我发现,神o少我一个侍女根本无关紧要。我问塞特为什么一定要抓我回来,他说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宝贝不见了,只有我知道宝贝在哪里,所以,希望我每天喝记忆之水好早点恢复前世记忆。

一天天还没有亮,我睡得迷迷糊糊,整个宫殿的夜灯忽然纷纷燃亮,传来神侍们焦急的声音:“是什么妖物竟然把我们的塞特大人伤了……肯定是阿匹卜族的…………还不快去神岛取神药来止血……”

塞特受伤了?流血了?神的血液是什么颜色的?好奇心一线飙升,我不顾形象地跑向塞特所住的寝宫。进入塞特的寝宫,赛特好像并不在里面。我狐疑起来,不留神撞上了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个凶巴巴的声音喝道:“大胆神侍,居然敢撞本大人……”

一抬头,一个栗发美女正带着满脸的恼怒和骄傲斜视着我。好一个大美人啊!皮肤吹弹可破,嘴唇红得娇艳欲滴,卷发如波浪一般层层叠叠。这时,旁边的神侍们已经跪下去,齐呼:“请奈芙蒂斯大人息怒!”奈芙蒂斯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她是塞特传闻中的未婚妻,有超强法力的美女。不可惹也!

“对不起,对不起!”惹不起躲得起吧?边说我边退下去。

“站住!”这次,声音中充满了惊疑。我只得停下脚步,“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她一个箭步冲上来,扯住我脖子上的蓝石,眼睛唰一下变成血红色,射出两道红光,有如红外线一般扫过那块蓝石。我下意识地护住石头,“你想干什么?”

“为什么这石头上面囚禁了这么多死灵魂?”扫描完毕,她准备一把夺走我身上的蓝石,结果被弹开了丈远。

“什么死灵魂?不要以为随便找个幌子就能抢我的东西!这块石头从我出生起就有了,是我的私人物品,谁也拿不走的,懂?”

奈芙蒂斯冷笑一声,“我以死者守护神的名义起誓,将解救这些无辜的被囚禁亡灵,我要带你去冥府,你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她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法杖,朝我点来。我只来得及在心中暗骂一句“仗势欺人”,就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被一阵熟悉的气息包围,亲切而温暖,似乎有人在轻轻呼唤我醒来。我悠悠睁开眼睛,发现正处于船上,船头上的奈芙蒂斯若有所思地望向不远处的岸边。那里立着一个人,一袭黑衣,与阴暗的黑水相映,如果不是他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在黑暗里无风自动的话,很难发现那里有个人影。

黑暗里,奈芙蒂斯轻轻叹了一口气,低迷了一句:“真神拉手下的亡魂无一例外都是魂飞魄散,就算驻足在这里一万年又能怎么样呢?”船只离岸边越来越近,奈芙蒂斯朝岸边人挥手大喊道:“欧里西斯哥哥——”岸边人从沉寂中抬起头来。

虽然这里很阴暗,但一点也不妨碍我看到他的长相。那是一张如王子般忧郁的脸,雪一样白的皮肤,显出病态的美;深如潭水一般的眸子,有无边的悲伤像潮水一样涌出来;樱花般的唇勉强扯出一丝笑容,却是如此的疏离,仿佛那笑容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墨一般黑的衣服剪裁相当简单,但是穿在他身上却有着世间最漠然的高雅贵气;雪白的发丝,无风自动,轻轻飞扬,像一团冷雾包围着他,形成与世人相隔的界……美!果然跟八卦中形容的相似,不愧为与塞特并称为最有魅力神之一。看过这两个帅男之后,发现津北高中一向超人气的校草也就一棵狗尾巴草。如果论气质来讲,塞特有着天生的霸气,像一只随时准备出猎凌厉的豹,而欧里西斯则属于忧郁高雅的王子,神秘莫测,漠然的让人伤悲。

“欧里西斯哥哥,看我带来了什么?一个小小的神侍居然违反伟大真主拉的慈悲意愿,私自囚禁了大量的死灵魂!”奈芙蒂斯如小鸡一般抓起我,从船上一跃而下。

“哦?带回冥殿灵魂大厅审讯吧。”

很大的一座宫殿,高大柱子琉璃一般的晶莹透明,四周镶钳着祥和的珠子,发出明亮的光泽,中间有一架很精致的黄金天平。跟我想像中的冥府不一样,没有牛头马面,呃,那是我们东方的神,神也跟人一样有地域文化习性差别吧,汗下!

原本任何人也取不下的石头居然被冥王大人轻而易举的拿走了。

“到了这里,任何邪恶东西的法力都会失效的。”他温柔地笑了。

他拿过去研究之后,脸上惊疑之色越来越重。奈芙蒂斯问:“到底怎么回事?”

“这上面的死灵魂一共一千个,跟这个女孩一样,是出自于遥远的东方国度,不属于我们九神o的管辖范围……”冥王大人稳声道。

奈芙蒂斯金发一甩,“就算它们是东方的死灵魂,现在到了我们这里,真主拉慈悲,我们也应该解救它们。”

“它们是自愿被囚禁的!”冥王大人眼里明显透出一丝不解。

“怎么可能?”奈芙蒂斯喃喃自语。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奈芙蒂斯,我授令于你,把所有的灵魂释放出来,用灵魂天平称一称其魂魄是否齐全……”冥王大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把石头交给了奈芙蒂斯。然后,在我的周身轻划了一个圆诬降偎蛊究障Я恕“为了不影响她的工作,我划了一个界。”他仿佛知道我想什么,缓缓地解释。

“哦!”其实,我一点也不反对和帅男单独相处。突然头一晕,喝记忆之水的时间到了,我把随身带的小瓶子打开,倒入一滴在口中,晕眩感立刻消失了。

“你喝的什么?”冥王大人微皱眉道。

“塞特大人让每天喝的记忆之水,自从喝过之后,每到时间不喝就会有晕眩感。”

他连动也没动,就把我手中的瓶子拿了过去,高人啊!

“为什么要喝这个……”他轻不可闻地逸出一句话,转头来定定地看着我,脸上的表情百般复杂。

“冥王大人,您怎么啦?”我关心道。

“没事,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趟塞特宫。”他的声音有一种熟悉的温柔,丝丝绵绵。

正在这时,塞特的声音传了进来:“冥王大人找我有事?”

“你受伤了,怎么不在宫殿内好好休息?”冥王对他的到来没有多大的吃惊。

“本来是好好休息的,听说奈芙蒂斯将我宫里的神侍抓到冥王大人这里来了,就不得不来关心一下本宫的侍女到底犯了何条重罪?”塞特对我勾下小手指,我乖乖地走向他的身后。

可走到一半,被一只黑色的衣袖一卷,眼见就要被卷到了冥王大人的身边。突然,身上不知道何时又多出一只白色的衣袖,两根衣袖分明在暗中隐隐用力,我恼怒的瞪向他们,我虽然是凡人,但是也有人权好不好?

僵持中,冥王大人沉声问道:“她是谁?”

塞特嘴角的寒意泛上来了,“你不是猜到了吗?”

“不可能,不可能……”冥王大人的声音低迷,仿佛是对塞特说的,又仿佛是对自己说的。

腰间衣袖一紧,我朝塞特飞过去,塞特一只手接住我,低头问我:“今天有没有喝药?”我赶紧点头,塞特从一开始就被我定义为怪兽男,怪兽男是不能随便触怒的。问这句话时,塞特还故意朝冥王大人看了一眼。欧里西斯的脸色更加的苍白,我竟有些不忍心再看,美男受伤的表情对我来说还真是具有杀伤力……

此时,结界外面传来奈芙蒂斯的声音:“冥王大人,灵魂已经称量完毕。”冥王大人深呼息一下,恢复了漠然的神情撤掉结界,奈芙蒂斯惊诧地看着我和塞特暧昧的站在一起。一秒钟后,一根法杖径直朝我点来,却被空中一道玄黄的光拦住,塞特优雅微笑,“奈芙蒂斯,你的脾气真要改改了,或者我应该向父母亲大人提出解出婚约?”奈芙蒂斯无奈放弃袭击我,只是怨毒的目光刨了我一眼。好怕怕。

“冥王大人,每个灵魂都是不完整的,(要不少一点魂,要不少一点魄,)???而失去的那些魂魄,不知所踪。”奈芙蒂斯陈述。

塞特的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可我又不由自主的寒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我们离开冥府时也要经过黑暗之河,这条河连接冥幽界与神界。奈芙蒂斯气得早走了,船上只有我和塞特。

很安静,我望着河水发呆,想起离开时冥王大人复杂的眼神,似惊似喜似不能接受似怀疑似痛苦……竟然无一词能形容得出来。

“……下来吧……下来吧……”细若蚊丝的声音仿佛从河心里发出来的,让我毛骨悚然,我迅速窜到正闭目养神的塞特旁边,“大人,有奇怪的声音!”

“这河里死的人、神、妖怪多了,有冤魂也不奇怪!”塞特眼睛都没有睁开,淡淡道。听他一说,我更是神情紧张。

“下……来……吧……”这次不只是声音了,我分明看见一双黝黑的爪子,指尖绿幽幽的,散发着恶心的光泽,那只爪子慢慢沿着船弦向我伸过来,越伸越长。我一下子跳入塞特怀中,“真的有鬼!塞特,你快醒醒,不要睡着了……我好害怕……醒醒啊你!”塞特这才勉强睁开眼,轻声道:“是你的幻觉。乖,闭上眼睛,等黑暗之河过了,我们就安全了。”我回头一看,那只,不,成千上万只手把渡引船全部包围了,无数只手就要握上我的脚踝了。

我害怕地用力摇摇塞特,“塞特,这不是幻觉,是真的,你看好多只爪子,像蛇一样的爪子……”手中一片温湿,我低头一看,一片鲜红色正从塞特的胸前泛出来。

“本来不是重伤,刚才奈芙蒂斯那一杖太狠毒……”塞特虚弱地笑道,他伸手圈住我,“相信我,那些是你的幻觉,只要你不沾染黑暗之河的河水,下面的东西就上不来……”他一说,我的心就凉了一片。来时我躺在船上装昏迷那会儿,奈芙蒂斯曾滔了一些河水洒到我身上。我颤声问:“如果沾染上了,会怎样?”

“被拖入黑暗之河,或者被妖物吃掉,或者沦入妖物……”塞特的声音越来越低。那些手始终在我们身边徘徊,似有所忌惮不敢靠近,最终,不知道哪里来的一声低吼,整个河面显得一顿。塞特目光清冷寒彻,“她在你的身上洒了黑暗河水?”我点点头。“该死的女人!”塞特咒骂一句。

河心之中,一条巨大的龙,不,巨蛇昂然而起,拦住了我们。

“阿匹卜族王?好久不见了!”塞特仍旧维持着圈住我的姿势,他在掩饰他胸前的血迹。

“原来是力量之神塞特啊!昨天杀了我几个得力助手,伤势这么快就复原了?”巨蛇低吟一声,河面就抖三抖。

“神界的神药治别的不灵,治这种皮外伤可是药到根除的。”塞特淡笑,凌厉的霸气从目光中透射出来,让众妖怪们一寒,包围着小船的绿爪子们纷纷后退了一些。

“你的口才还是那样的好!”蛇王从喉头发出闷咕的笑声,它在河面上翻腾了一阵,立即就到了船前。我吓了一跳,它长得可真丑啊,眼如铜铃,绿幽幽的光,像电柱一样,浑身的肮脏的鳞片,大嘴一张,涎水嘀嘀嗒嗒。

“留下这个凡人,黑暗之河千百年不经过一个凡人,你要知道对于我们阿匹卜族来说,吃一个凡人抵得上吃一百个普通的神……”它用的是商量的字眼,却是志在必得的口气。我浑身直打哆嗦,妈妈啊,救我啊,被这样一个恶心的东西吃掉,还不如让我去死!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蛇王。”塞特嘴角一弯,“再说了,吃了她,你以后会后悔的……”呜呜呜,好感动,塞特,你的大恩大德,我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塞特,你以为你的重伤本蛇王看不出来吗?你能不能自保都是个问题,还能护得了她吗?”蛇王的目光中闪起一丝贪婪,狂笑道。霎时间河水起伏,上下翻滚,小船也跟着摇摆不定起来。一道黑白相间的人影以鬼魅般的速度掠上船头,他举起手中的权杖,金色的光泽不断从权杖中汹涌而出,河面渐渐平静下来。人影漠然的声音响起,“加上我呢,能不能护得她周全?”

“冥王欧里西斯!”众妖怪们惊呼一声,一下子窜进黑暗的河内,包括那些手,也消失得一干二净。蛇王显然忌惮他手中的权杖,抛下一句话后钻入水中不见了:“算你们狠!不过你们也不要开心得太早,黑暗之河的水对凡人有毒,她会慢慢腐烂而死,不给我吃也是浪费……”

腐烂而死!MY GOD!不要啊!它说什么来着?不给它吃也是浪费……寒了。真寒了,身体一阵奇寒,只来得及打个哆嗦,我便昏迷了过去。我想这次昏,八成是被蛇王恶心昏的。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醒来时,欧里西斯正坐在床边温柔地凝视着我。我张口便问:“塞特大人怎么样了?”欧里西斯脸上的笑容一僵,“他没事,回宫去休养了,过段时日就应该好起来了吧!”我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里不是塞特宫,这里比塞特宫里的色调要柔和很多倍,粉红色的花朵插满了整个房间,香气四溢,“我怎么会在这里?塞特大人怎么没把我带回去?”

仍旧是温柔的声音:“你中了黑暗河水的毒,只有在冥界用幽灵之花才能慢慢调理解毒……”对了,我中了毒,蛇王说会腐烂而死……我还要回家去的,我想老爸老妈,还有那个聒噪的南小柔。我绝不能不明不白的死掉!

房间里那些漂亮的花就叫幽灵之花,越到夜里,越发的盛放,是疗养的好时机,我就暂时先留在冥府休养一段时间,珍惜生命要紧。

真主拉神慈悲,每天晚上要巡查阴间灵魂苦难,为了防止拉神出巡会遇上一些妖物的袭击,以往都是由塞特担任特别陪护侍卫,现在塞特受伤了,这个职位只有与塞特能力相当的冥王欧里西斯来暂时代替。传说,所有的神都是真主拉神创造的,他的地位居九神之首位。

那块石头被欧里西斯扣押了,他只说那块石头叫拘魂石,并且已经把囚禁的怨灵释放并且转送轮回了,不过,他说这东西本不是祥物,所以坚决地拿走了。

休养了几天后,身体已不会无缘无故的寒冷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决定去偷偷瞧下众神之首,真主拉神!悄悄跟在欧里西斯的身后,去河边迎接拉神,欧里西斯立在河边,虔诚得一动不动。不一会儿,河上来了一只船,下来一队神侍,紧接着,一个中年大叔从船上缓步下来。欧里西斯立刻上前行礼,“欢迎真主来巡!”

不看还好,一看整个人像触了电一样,脑海里不断闪出不同的画面,都是关于这个中年大叔的,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施法的样子,他拿跟欧里西斯手里的那个一模一样的黄金权杖对着我,念着繁复的咒语……

我的头开始疼起来。

咒语越念越快,痛得无以复加……

是幻觉!我及时拍下脑袋,正准备悄悄退回去,突然一个人声响:“那边的站出来?”糟糕!被发现了!我不得不站了出去,讪笑道:“我在采花……”

中年大叔倒显得和蔼,“怎么会有个凡间女孩?”

欧里西斯上前一步答,“回真主!她塞特宫新晋的神侍,中了黑暗河水的毒,在冥府用幽灵之花治疗。”

“哦,中毒了吗?我来帮你看看。”中年大叔走过来。欧里西斯不动声色地把我拉到了身后,“她已经差不多好了,就不用劳烦真主了,夜巡时间到了。”中年大步也不坚持,别有深意地望了我一眼,“别怕,只要不是妖物,其它种族,我都视为子女。”说罢,带着一行人走了。

晚上睡觉总是无法安睡,一睡着就梦见中年大叔对我施咒语,无数个我悬浮于空,数不清的蛇在地上冰凉的游走,绿幽幽的光,随处可见,似乎有人对我说,孩子,回来吧……那情形实在是怪异可怕。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就听说神界出大事了。真主拉于昨夜夜巡时被蛇王突袭掳走,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冥王欧里西斯等随从人员均受了重伤。神界群神无首,急得如同热锅上蚂蚁。

我立即赶去探望欧里西斯的伤势,他正站在窗前观望外面的花海。冥殿四周全部是花的海洋,只要一打开窗户就能闻到各种各样的香味。

“你的愿望是什么?”他没有回头,就知道是我。我想了想,“回家,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去。”

“很快就会实现的。”他仍旧没有回头,幽幽地说。“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什么?”

“让自己幸福。”他顿了顿,“我自愿当冥王,守在这个阴暗的世界里几千年了,看着灵魂们来来往往,始终幻想着有一天能遇见她的灵魂,哪怕只是不完整,破碎的,我也会觉得很幸福……可却一直没有遇上……”

“她是谁?”

他沉默了,就在以为他不打算回答我时,他转过身来,脸上带着醉人的微笑,“她叫月颜,我的至爱。”声音很轻很淡,犹如梦境。

“她死了?”我蒙了,冥王大人今天没伤到脑袋吧?

“过了今天,你就不用再喝记忆之水了。”他突然换了话题。

“可塞特大人说,他的东西丢了,让我回忆起来之后帮他找。”我回答。

“他的东西,我已经帮他找到了。”

“是什么东西啊?很贵重吗?”我好奇地问道。欧里西斯忽然捂住手臂,痛苦地撇撇嘴,“快,帮我拿点药,又开始痛了!”原来他伤在了手臂上。我手忙脚乱地帮他敷药。他凝望着我,忽地,一朵醉心的微笑自他的唇边轻漾开来,那样的迷离,那样的温柔……也那样的熟悉。我几乎就要伸出手去抚摸他漂亮的脸庞了……就在我色爪行凶之前,理智及时回到身上,面对美男,咋就那样情不自禁呢?

我胡乱地给他上了药,就赶紧找个理由撤了出来。冥殿四周种了无数的奇花异草,上次看到一棵好像是止血草,对于外伤比较有效果,我决定采回来给欧里西斯用用。越走越偏僻,最后迷路了,只好驾起肢膀飞了一阵,结果撞上了一张无形的犹如蛛丝般的大网。我狠下心用嘴巴去咬,蛛丝是断了,可我却跌入了一个黑乎乎的山洞,洞内怪石嶙峋,中间有一块硕大的蓝色水晶。我走近一看,吓了一跳,水晶中站着一个双眼紧闭的人——真主拉!

他被水晶封印了。在冥府的地盘上被水晶封印了,这意味着什么?我不仅冷汗淋漓。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你真贪玩,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是欧里西斯!我害怕了,书上写的,一般被发现秘密的人都会被杀人灭口,他连真神拉都敢封印,何况我这个小小的凡人,杀死我岂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别杀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我惊恐的后退。

他一个闪身,已经到了我的身旁,轻轻对我施了一下法术,我渐渐变成了小小的如他手指般大小的存在,他轻轻把我放入口袋里,出人意料,外面是黑色的,里面却是雪白一片。他身体上的热量缓缓传来,很温暖。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记住,我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竟在潜意识里点了点头。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冥王大人,塞特大人带着其它七神驾临冥殿了!”

“冥王大人,阿匹卜族蛇王在河面上显身,宣称没有劫持真神拉!”

我舒服地躺在他的口袋里,听着外面嘈杂的声音。他用手轻拍了一下口袋,我立即感应到了,心里充满了感激——他没有用结界封印我——所以我能感应到他,他也感应到我。我伸出手指捅了捅他,算是回应。甚至我开始想像到他嘴角逸出的微笑,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仿佛千百年前,他曾经也用口袋装过我……

外面终于安静下来。我从衣缝窥到进来了一群人,以塞特为首,神侍们对他们毕恭毕敬。塞特身着玄黄色的披风,一头黑发流倾,凌厉的目光直射向冥王欧里西斯,“阿匹卜族王现身声称没有掳走真主拉,我们想知道,我们的真主拉究竟去哪里了?”

冥王淡然道:“我昨天和蛇王交手时受了伤,真主拉就不见了。这么多人来是想盘查我吗?别忘了,我手里还有拉以前交给我的代表神界至尊权利的权杖!”众人愣了一愣,谁也没想到彬彬有礼的冥王居然会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塞特冷笑,“果然是你暗害了真主拉,还不快把权杖交出来!”

冥王不屑道:“权杖是神界最有能力者才配拥有的东西,得权杖者如得神之首位,你们谁配吗?”此语一出,众神们彻底愤怒了。

塞特挺身而出,“神之首位绝不能交给你这个忤逆小人,我塞特拼了性命也要来取你手中的权杖!”众神纷纷支持塞特。

我心道,完了,欧里西斯傻了。他的手臂挂彩了,就算权杖是超顶级的神器,他此刻也不能发挥出来啊!再加上对手是塞特,怎么打得过?此时的他完全像判逆期的小青年!汗,与他活了万年的年龄完全不相匹配……似乎哪里不对劲。

此时,他俩的肩上同时迸出金光,长出金色的九羽肢膀,两个人飘向了空中互相缠斗起来……

两人打着打着打出了冥界,来到神界的一条小河边。河水湛蓝。两个人突然停下来,塞特开口:“为什么不把他杀了,永绝后患?”

“他拥有不死之身。”欧里西斯缓缓道。

塞特沉默了片刻道:“他现在在哪里?”

“被我封印了。”

“期限多少年?”

“只要不被外界干扰,永远——”欧里西斯深呼口气,疲惫地说。

“做得好!这是失魂咒的解药,给她喝了,就不需要用记忆之水来维持了。”正待欧里西斯去接时,塞特的声音又响起,“说好用权杖来交换的。”原来这两个家伙合起来把真主拉给阴了!失魂咒解药?是指我吗?难道塞特让我喝的记忆之水其实是什么失魂咒的解药?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欧里西斯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权杖递给了塞特。说时迟那时快,塞特一接过权杖,权杖周身立刻发出耀眼的金色光泽,一道圣记朝欧里西斯突袭过来。繁复的咒语从他的嘴角逸出来。我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仿佛有人生生地撕扯着我前世的记忆,一个又一个的片刻渐渐接连起来……

光泽之下的欧里西斯,第一个反应是紧紧用手护住他的口袋,另一手迎接权杖的光泽,不可置信地问道:“塞特,你不惜毁毒誓违约?你说过,我只要助你夺得九神之首位……”

“哈哈哈!欧里西斯,你太天真了,誓言算得了什么?难怪当时真主拉说想召见月颜,你就带她去了。真主拉的性格你不知道么?他痛恨阿匹卜族!”

欧里西斯整个身体朝后倒去,吐出一口鲜血,“我放弃一切,只想以后能够守在她身边……”

“你没有资格得到现在的她,你在五千年前失去了她,就标志着永远的失去。现在的她是数千年辛苦收集的灵魂碎片的重生,她是我塞特的!别忘了她是蛇王的女儿,我把真相告诉了蛇王,答应等我成为九神之首后,娶她为妻,从此神界与妖魔界和平共处……”

他们的话渐渐的遥远了,头痛似裂,那金色的光泽像针一样刺穿我的头,每一丝光就让我有死去的冲动。脑海中零散的画面终于连贯了……

黑暗之河里,她救起欧里西斯,她的身上长着无数的鳞片……她第一次化成女孩的模样上岸与欧里西斯偷偷约会……那一次,欧里西斯说,月颜,真主拉说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我们终于能够正大光明在一起,以后不用再睡在我的口袋里了……

——你是阿匹卜族?就是你这条蛇精妖惑我神界最能力最强最年轻的神?

——不,我没有,我只是喜欢他。

——阿匹卜奸诈狡猾,你是不是你父亲蛇王派你来惑乱神界的?

——不,不是的。

——你知道我对阿匹卜族的痛恨有多深吗?已经深入骨髓……

——不,求您,求您……

咒语伴随着金光,那个慈祥的大叔面目狰狞,万丈金光全数击打在她瘦小的身体上,鳞片一片片显现,又一片一片溶化。到最后,什么也没有留下,风吹灰灭——神界最恶毒的万般皆去咒。

我的前世叫月颜么?那个在金光之中消亡殆尽的蛇女?哪怕只是回忆,也承受不了这般强大的痛苦。我忍不住捂住耳朵尖叫出声:“不要啊——我不是阿匹卜族,我是人!别杀我!”塞特愣了一愣,立即停下攻击,尽量放缓声音问:“南小轻吗?过来我这里。”

我忽然离开了欧里西斯的口袋,眼前立刻铺出一条绵云的道路通向塞特。对面,塞特期待地望着我,用鼓励的眼神示意我过去。

“你搜集我的灵魂让我重生,然后利用我要胁欧里西斯对不对?还对我下了毒对不对?你还要把我变成蛇对不对?”

可我竟恨他不起来。他是我来到神界第一个见到的人。他曾在船上那样拥抱着,安慰我,保护我……前世我虽然记起来了,但却根本不敢去回忆,我怕痛!这么多年来,欧里西斯是怎么熬过来的呢?他在黑暗之河边驻足了多少年呢?

塞特见好言劝我不过去,开始出手,一道白练缠绕上来。欧里西斯及时护住了我。

欧里西斯,这一世也许我还没有喜欢上你,但我也不忍心见你悲伤。我回身抱住他,哪怕只是我只能抱住他身体的一点点部分,也想给他一些安慰。

他笑了,把解药放到我手心里,然后将我准确无误地抛入下面那湛蓝的河里,“月颜,回去,忘掉这里的一切,没有拘魂石,塞特再无法召你来了,你放心……”

塞特奔向我下落的方向,却被欧里西斯闪身拦过,塞特恼怒地把权杖点向欧里西斯,吟唱起了死亡的咒语……

欧里西斯面对着我下坠的河面,微笑,直至身体透明……

依稀有一滴泪水滴落在河心,溅起点点涟漪。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尾声

医院里。

“小轻你终于醒了!昏迷了三个多小时,妈妈担心死了……”老妈又惊又喜又哭泣。旁边还有同样激动的爸爸。三个多小时?难道是做了一场梦吗?窗子外一道金色的阳光照耀进来,我的头又开始剧烈的痛,再一摸胸前,石头果然不在了。

“给我找一本希腊神话书……”我张口道。家人虽然不解,但还是以最快的迅速从书店买回来一本,我翻到某一页,上面写着力量之神塞特杀死冥王欧里西斯……书掉了下去,还有手心里的那颗药丸。

许久以后,我仍旧害怕阳光,那些金子一般的光芒仿佛能把我刺穿,于是,只要出门,我都戴着墨镜,只是出门的日子越来越少,日渐昏睡。

左大街的巫婆说,类似失魂。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