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桥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网桥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虾米启程寻找下一个庞麦郎(新闻)

发布时间:2021-11-26 15:08:12 阅读: 来源:网桥厂家

虾米启程:寻找下一个“庞麦郎”

虾米启程:寻找下一个“庞麦郎” MBAChina 【MBAChina网讯】这个时代,音乐人真得可以脱离互联网而生吗?对更多的音乐人来说,互联网不止是一个销售渠道,还是一个更方便和歌迷接触培养用户基础的渠道。庞麦郎是一次成功的实验,而且所有人都清楚,这种案例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更需要研究和摸索的是打造出一个可以不断复制的模式,让更多的独立音乐人能够借助虾米这块平台被大家知道。在具备一定的知名度之后,才会有专辑、演唱会及后续的开发包装等。虾米音乐CEO王皓“目前这个阶段主要是怎么帮他们成名,接下来会帮他们怎么赚到更多的钱。”王皓表示,这也是虾米音乐现在正努力试图做到的,成为一个数字音乐媒体平台。

上次离开虾米的时候,李志很生气。不过,4年后,这个男人最终还是回来了,吟唱着“在天黑时伤感”,还带了封面上印着一只苍蝇的被歌迷褒贬不一的新专辑《1701》。

4年前,刚刚成立的虾米因为其特殊的上传分享机制和盈利模式而在音乐界备受争议;早前因为获得谷歌投资而声名大振的巨鲸音乐网此时却因为 Google 退出事件而陷于在资金和市场运作等多方面的尴尬境地;李志顶礼膜拜的 Pink Floyed 的华特斯(Waters)和吉尔默(Gilmour)在这一年则为了慈善表演而冰释前嫌站在了同一块舞台上。

4年的时间并不算漫长,在一些歌迷看来李志新专辑的编曲太过精致,作品不像以前那么“糙”,他们觉得李志变了。

这些年来,李志变成国内独立音乐人的标杆并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前那个愤怒忧愁的人儿现在变得温柔,在新歌里唱道:多多你不要哭,长大你就会清楚,这世界没有人,对你真的在乎。多多你不要怕,我不会逼你学吉他,你是你我是我,各有各的想法。

虾米公司同样发生了变化,在经历了数年夹杂迷惘和繁荣的发展成为国内不多称得上标杆的数字音乐服务之后,最终在2013年被阿里巴巴收购,并在随后推出了一系列服务于音乐人的举措并赢得了大家的好评。

一个音乐人,一家公司,曾经几乎势同水火,如今走在了一起。在这背后,是整个数字音乐工业发展的洪流在推动着,是中国付费数字音乐生态的成长在影响着。

4年来,数字音乐生态默默地开花结果。

点亮新的市场

IFPI(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Phonographic Industry,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2014数字音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向我们揭示了一副当前互联网时代下数字音乐风起云涌的全景图。

• 2013年,全球音乐收入下降了3.9%,约为150亿美元左右,实体格式收入约占全球收入总额的一半(51.4%),2012年,该数据为56.1%。与此同时,音乐产业的数字收入增长了4.3%,达59亿美元。

• 数字音乐收入在全行业总收入的比重达到39%,在全球排名前10的市场中,有3个市场的数字收入占到总收入的主要份额。

• 音乐订阅服务收入(包括免费和付费)在2013年增长了51.3%,首次超过10亿美元。

• 2013年订阅服务付费用户数上升至2800万,较2012年上涨了40%,而在3年前,这一数字仅为800万。

• 在数字音乐产业总收入中比重超过2/3的下载收入在2013年出现了2.1%的下滑,但与此同时,订阅和受广告支持的流媒体服务的收入比重却从2011年的14%大幅上涨到27%。

互联网已经深深融入进了当代音乐工业的血液和基因之中,数字音乐正成为一种前所未有的音乐形式和载体。来自亚洲的音乐作品 Gangnam Style 在 YouTube 上会获得超过21亿次的累计播放量并在当年席卷全球音乐圈,在中国,这样的奇迹也在发生着。

约瑟翰庞麦郎,一个标准的90后年轻人。如果没有虾米,他发于2012年的严格说来只能算是 EP 的专辑《旧金属》或许将永远被大家遗忘在互联网不起眼的角落里——《我的滑板鞋》全长170秒,歌词共计413字,目前仅在虾米上的播放次数就超过了 335万次,歌词“摩擦摩擦”成了今年中国互联网最热门最让大家感到心照不宣的短语之一。

“这个人就是天外飞仙,我也是完全没有想到,的确没有可复制性。”王皓告诉我们,他自己也对《我的滑板鞋》和庞麦郎的走红感到匪夷所思。

唱片让明星走红,数字音乐则让普通人也能被聚光灯关注,使得音乐产业有了更丰富的输出和传播路径,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音乐产业的组织和生产方式。

尽管唱片市场不断萎靡,数字音乐产业越发兴盛,但是不少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对与互联网合作依然抱着怀疑乃至抵触抗拒的心态,他们或者担心线上内容反噬到他们本身的利益,或者质疑互联网公司的权益分配方式,而相关的管理机构也没能跟上时代的步伐,在权益分配、保护各方利益等法律法规方面迟迟没能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

“点亮新的市场。”——这是 IFPI《报告》的标题,即由数字音乐来振兴音乐行业,开辟出传统音乐工业之前忽视的市场。

在王皓看来,部分独立音乐人如果还不能适应这个时代做出改变的话,那么他们以后的日子将变得非常难过。他用陈绮贞从独立走向大众的案例向我们说明,在中国这样一个远远超过台湾的大市场里,陈绮贞的那套做法现在有着更好的互联网方式去完成。

“对今天的独立音乐人来说,不是使用或不使用互联网的选项,这是一个必须项,你必须使用互联网,关键就是看你怎么去用。”王皓说。

互联网时代的民谣歌手

李志,1978年生人,大学肄业,工科生,出生江苏金坛,混迹南京,他的身份是独立音乐人。王皓,同为1978年生人,理科生,生长于杭州,工作创业于杭州,他一手打造了虾米网。

被歌迷昵称为“B 哥”的李志不止以民谣诗人和独立音乐人的身份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在某些时候,他所扮演担当起的维权斗士的角色的价值比起他的音乐也毫不逊色。这也正是李志四年前和虾米决裂甚至将要对薄公堂的原因所在。

在李志等独立音乐人看来,虾米的由用户上传作品之后其他用户付费试听高品质音乐或下载的共享分成模式,不啻为鼓励用户盗版并以此谋利,极大地侵犯了音乐人的权益。

数字显示,从2010~2013年的四年里,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音乐经纪版权收入分别为6801万元、8809万元、1.09亿元及1.12亿元人民币,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收取的版权许可费则分别为1.2亿元、1.2亿元、1.19亿元及1.42亿元人民币。而2013年中国数字音乐、演出、唱片等行业的总规模为587.2亿元人民币。

前引 IFPI 《报告》指出,音乐产业在电视和电台上的播放及餐厅和商店等场所公开表演获得的收入在2013年首次达到11亿美元,同比增长近19%,增幅为2012年的两倍多,占唱片业总收入的7.4%,相形之下,我国在数字音乐版权收益维护方面的投入和成绩还有很大的空间。

长期以来法制意识和版权观念的淡薄使得用户、网站对音乐人、唱片公司的知识产权毫不尊重,国内互联网野蛮无所不用其极的生长蛮劲更是加剧了这一局面的恶化,搜索引擎滥用避风港原则规避对版权、知识产权应当担负的责任,在用户和网络渠道的积压之下,正版音乐的消费在中国互联网大环境里逐渐成为天方夜谭。

在这样的背景下,音乐人、唱片公司、音乐网站以及用户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后果则是,音乐网站的侵权行为愈来愈普遍,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得到的收益越来越少,而这又反过来限制了音乐产业链上游的投入和再生产。

吊诡或讽刺的地方在于,本身就非常喜欢音乐并试图改变当时音乐产业状况的王皓实际上和李志有着相同的目标,他希望虾米能为音乐人提供一个版权被尊重、权益得到保障的平台,在此基础上推动付费音乐乃至整个行业的发展。这个目标,直到被虾米收购后有了相对充足的资源之后才变得有了真正实现的可能性。

从去年“西湖音乐节”开始,王皓和李志商量回归的事情,但当时李志仍然还在踟蹰,之后虾米帮助音乐人推出专辑的“寻光”计划以及更早之前通过网络众筹为音乐人举办演唱会的项目最终打动了他。

现在,在李志的虾米主页上,他的歌迷超过了6万人,9张专辑的试听超过900万次,最多的一首《定西》播放了96000次以上,主页被分享了近7400次。

像李志这样的独立音乐人的作品的权益在虾米平台上得到了尊重和保证,而借助互联网的影响和传播力,借助一个大平台的广泛受众,这些音乐人又能获得相比以前局限在线下的受众。

来自 At Night Management 经纪公司的音乐经纪人 Carl Vernersson 如此评价流媒体服务给音乐人带来的三个好处:能够长期可持续的收入;在音乐作品的组织和编排方式上有了更多的灵活性;便利、价格相对合理的流媒体服务使得消费者在盗版之外更倾向于支持正版。

这,正是互联网带给整个音乐产业的最深刻影响和冲击。而现在,这番冲击还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和速度继续无远弗届地动荡着整个音乐产业。

未来还有多远

“作死。”王皓如此评价 Taylor Swift 从 Spotify 下架专辑的行为,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他又将这位被中国网友戏称为“霉霉”的歌手成为“奇葩”。

这个时代,音乐人真得可以脱离互联网而生吗?对更多的音乐人来说,互联网不止是一个销售渠道,还是一个更方便和歌迷接触培养用户基础的渠道。

“目前这个阶段主要是怎么帮他们成名,接下来会帮他们怎么赚到更多的钱。”王皓表示,这也是虾米现在正努力试图做到的,成为一个数字音乐媒体平台。

庞麦郎是一次成功的实验,而且所有人都清楚,这种案例可遇而不可求。所以更需要研究和摸索的是打造出一个可以不断复制的模式,让更多的独立音乐人能够借助虾米这块平台被大家知道。在具备一定的知名度之后,才会有专辑、演唱会及后续的开发包装等。

虾米正在努力介入一个涵盖从挖掘音乐人、制作专辑再到演唱会的音乐产业流水线的大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借助阿里巴巴集团带来的流量以及在淘宝等业务线中的地位,虾米能够发挥那些不断萎缩的实体唱片公司的功能,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取代前者的某些功能,在经济、权益维护等多方面给音乐人带来更大的便利。

而在音乐人和用户之间,虾米扮演着同样重要的角色。借助淘宝和支付宝业务,它可以省去中间的步骤和程序,让用户更方便快捷完成包括会员充值、付费下载音乐、购买唱片以及演唱会门票等诸多环节。

“我们还在一个用户习惯养成的阶段,我觉得远远还未到收割的时候。”王皓告诉我们,正版数字音乐消费在中国才刚刚起步,付费会员服务根本无法弥补各大平台的支出。

随着阿里巴巴目前在电影、音乐等内容方面的关注不断加大以及支付手段越来越便利,消费者在数字内容上的投入将会稳步上升,而另一方面,从整个大环境来说,用户和各大公司尊重版权和知识产权意识逐渐提升,数字消费内容本身的质量也随之增强,这些都预示着正版数字音乐消费的商业化趋势正变得越来越明朗。

由中国传媒大学和国家音乐产业促进工作委员会联合撰写的《2014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达到440.7 亿元人民币,其中无线音乐市场规模达397.1亿元,在线音乐市场规模达43.6亿元,2013年数字音乐用户数量达到4.53亿人以上。

用好的音乐去促进正版消费,用正版消费去逐步推进数字音乐产业的良性发展,实现包括音乐人、平台以及消费者三者之间的共赢,最终推动整个音乐工业的繁荣,发掘出更多更好的音乐人和音乐作品。这就是当初王皓从阿里巴巴离职创办虾米的初衷,是包括李志在内的众多独立音乐人的根本出发点,也是像庞麦郎这样一朝闻名天下知的素人歌手的理想。

这是一个长远的目标,这是一个宏大的梦想。现在,数字音乐产业在中国依然是一片等待开掘的肥沃处女地,下一个李志,下一个虾米,下一个庞麦郎,或许就在那里,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过程。

为此还要等多久呢?

“3年?5年?我不知道,又或许下一个双十一就有一大块是买音乐的。”王皓如是说。更多产经资讯推荐:年底这四个行业即将遭遇“用工荒”过去一周,你绝不可错过的9张商界热图精彩专题推荐:北京化工大学2015年MBA招生专题欲了解更多关于产经资讯请点击:http://www.mbachina.com/emba/embacjzx/

襄阳市屋面承重检测鉴定有效报告

江门回收废石墨粉回收石墨一键获取成交价

2.2x7米耐磨性好球磨机大齿轮轴承座中控轴一件起批

公安拘留所墙面防火阻燃软包效果图

云南深山含笑种子哪里有批发

2米绞车2米提升绞车矿用绞车使用配置

法院墙面软包护墙板

常州字牌灯箱导向标识宣传栏发光字文化墙水晶字设计制作

新闻临汾电厂调节池防渗膜咨询电话

液化气底部装车鹤管厂家信阳液化气鹤管批发商